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文人文集 > 老西個人文集 > 散文
 
大山深處看農家
 
 
2019-05-13 10:33:04  來源:上黨全媒體 老西
 

      晉城澤州縣黃砂底村,掩藏在崇山峻嶺之中,從公路邊插入半山腰的山路,要走很長的盤山公路,才能抵達。還好,盤山公路雖然僅能錯開兩個小車,但全是“洋灰”鋪就的路面,十分平整。不過,山高路險,駕齡少,技術不過關的司機,最好止步。我雖然已有8年的駕齡,自我感覺技術不錯,開著動力不菲的小日本車,但還是追不上“青銅”開的一輛老捷達。

閑時,我問青銅,你開幾年車了。他回答,十幾年。我說,我看你開得特快,我追不著,感覺你就像一名專業司機。他笑笑說,我跑的山路多了。
黃砂底村有個“黃龍廟”,矗立在村莊的一個制高點上。廟里有四塊碑文,兩塊立在廟里,嵌入廟內的房墻里;兩塊立在廟外的斜坡下,用磚砌住。
廟里的兩塊應該時間早些。一塊是康熙年間,記錄著重修黃龍廟的捐款人姓名和銀兩;一塊是順治年間,同樣記錄著重修黃龍廟的捐款人姓名和銀兩。廟外的兩塊,看不清年月。應該是清朝晚期皇帝的。
我不禁感嘆,封建時代的村民們,十分注重修建廟宇的。我們現代的人們,天天喊著要保護文物古建。眼見著這黃龍廟快坍塌了,也沒人好好捐款來修建一下。
破敗的廟里,在一個房檐下,放著一個荊條編織成的簍子,其形狀,十分像現在流行的一種卡通鞋。青銅把腳放到“鞋口”,想“試穿”一下。那能,這鞋,太大了。
與主廟大殿對應的是戲臺。在木梁的露頭,是一個古體“壽”字。
大殿屋脊的磚雕,攀龍附鳳,精雕細刻,有眼力的考古學者,肯定會猜出它的年代。我估計應是清朝時候的杰作吧!
屋檐下的木刻雕繪,也是十分精美。這些民間工藝,是極富藝術價值的。幸虧黃龍廟,遠在深山,白天賊不好動手,晚上,只要有機動車的聲響,就會驚醒沉睡的村民。這才得以保護了這些“毫無保護措施”的文物。但若長此以往下去,終有一天,這廟的屋脊和屋檐下的木刻,會在一夜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村中的一塊平地,建著一棟兩層小樓,還有一排平房。門前有兩個籃球框,兩個簡易乒乓球臺,還有幾個健身器材。我估計,以前應是學校所在地,現在,撤鄉并校,估計村里的孩子都去較大的鄉鎮中學就讀去了。這學校,也就成了村委的辦公地方。有籃球和乒乓球場地。但是,我想,日常應是很少有人玩的。因為村里的人,基本上就是留守老人和兒童。沒有了青少年,就成了一個沒有朝氣和激情的村落。
果然,一個臺階上,依著房的后墻,一溜坐著十幾個老人。他們看見我們到來,靜靜的坐著,一言不發,用毫無防備的心態,看著我們。
我們開始給他們照相。開始時,老人們雖然沒有走開,但多數還是有些不太樂意,故意逃避著我們的鏡頭。于是,我們開始給老人們溝通。先是二哈,坐在地上,和老人們拉開了家常。我見二哈這樣,也坐了下來,開始和老人們閑聊。
我是個極易和老人們相處的人。沒聊幾句,就博得了他們對我的好感。老人們開始配合著,被我的鏡頭一一攝入。我對這些善良的大爺大媽說,你把我的博客地址告訴孩子們,讓他們把你們的照片下載下來。老人們很感興趣。見還可以看到“異鄉人”給他們拍的照片,更有興趣往鏡頭里靠了。為了不食言,我把自己的博客名寫在了房墻上。讓老人們告訴子女。
站在村中看黃龍廟,感覺是一座很有氣勢的古建。我在想,這上千年的黃龍廟,什么時候才會有人好好的修繕一下,避免坍塌的命運呢?
經過詢問,我得知,黃砂底村,一共有400多人,留守在村里的只有70多口人.能出去的青壯年,都出去了。這些60歲以上的老人,就只好呆在家里,打理自己的“一畝三分地”,曬曬太陽,真正的是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守著無言的大山,守著祖先留下來的地氣,過著安靜、恬淡的人生。村里的老人,最大的已經有90多歲了。
在廟里時,我看見在廟的東廂房里,放著有四口木棺。我猜想,是村里老人們的“喜板”,放在廟里,沾沾仙氣。白天無所謂,若是晚上,膽小的人,進了廟里,在蒼白的月光下,看著一口口棺材,一定會嚇得毛骨悚然,心驚肉跳,扭身就跑。弄不好跌上一跤,會哭天喊娘。
廟內墻上的彩繪,雖然殘破,但顏色依然絢麗,圖案也充滿想象力,有許多種動物的圖案。
離閑坐的老人不遠,有一位年輕的女子,開始,抱著一個幼小的孩子。我仔細看了一眼。面容清麗,秀氣,原來是一位美麗的少婦。孩子睡著了。少婦把孩子抱回屋里,放到炕上,又重新坐下來。我想給她拍照。她甜甜地、羞澀地,笑了笑,扭轉了頭。她不想被我們這些從城市里來的人,這些闖入鄉村的“踏春者”給她拍照。她知道城里人,她說不定就是在城里打工,生孩子后,來家里靜養一年半載,然后,再出去,到外面的世界闖蕩。
我們要準備走了。車停在村中的籃球場上。被太陽曬得,熱乎乎的。我打開四個門,通通風,吹走車內的熱氣。我放開車的音響,調成最大音量。正巧是一首山西民歌《桃花紅杏花白》,優美、纏綿、亮堂的曲調,和著脆生生的女高音,馬上回響在山谷。吸引了坐在臺階上的老人們,更蕩起了和老人們保持距離美麗少婦的遐思。她用左手托著腮,深深的凝視著遠方。她一定是在盼想著山外的世界,每天在村里晃來晃去的,凈是些步履蹣跚的老人們,沒有青春的激情,她一定是孤獨寂寞了,也許正苦苦思念在外打工的愛人……
我趕忙給美麗的少婦拍照,只恨手中的相機太小。急忙喊遠一點的二哈。二哈說,我給她照了。我點點頭?磥,英雄所見略同。
回家的路途,我小心翼翼地在盤山公路上開著。我有“恐高癥”,開車時總是偏向峭壁,遠離路邊的懸崖。我把相機給老婆,讓她拍了一張山路拐彎處的險峻。
拐過一個山頭時,突然,在遠方的叢林中,有一棟三層古建。只因時間已晚,我們要趕路,就放棄了探訪的念頭。
到達大路上后,老婆被路邊垂柳嫩綠的柳葉、柳牙吸引。我便停下車來,讓她抓住柳條捋了點,回家,能拌個涼菜吃。
日光西斜,有老農在綠油油的麥田里噴灑農藥,也有的在鋤地,準備春耕。有個小娃子,像一只小猴,迅疾地爬上一顆沒長出綠葉的樹,在上面做著動作,可愛極了。我停下車,拍下了這個頑皮的孩子。
老樹他們,車跑的飛快,他們要趕著去路邊某村看一個清真寺。本來是說好帶我們也去。但是,老妖把車開得飛快,甩掉了我們這些尾巴。
于是,兵分兩路,老樹、二哈、青銅、老妖,他們看清真寺后去晉城放下青銅,回長治,也許他們還要找個地方,再喝點小酒,才要回家。我拉著妻子、老樹大嫂、青峰,穿過晉城,在上黨區下高速,在縣城吃過“東蠻掌餃子”后,返回了長治。
從早上7點出發,晚8點半回到長治。整整十三個小時,真是快樂的一天。陽春三月踏青,踏出了幸福和快樂!
(來源:上黨新聞網
 
 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 
分享到:
 
      上一篇:“中華奇灣”看黃花
      下一篇:騎著車子回縣城
 
 
  新聞中心:   縣區人文   縣區焦點   數字報刊  
  推薦信息 更多>>  
長治縣新聞網 大山深處看農家
長治縣新聞網 騎著車子回縣城
長治縣新聞網 “中華奇灣”看黃花
長治縣新聞網 峽谷遇險
長治縣新聞網 黎城霞莊行
  熱點信息 更多>>  
長治縣新聞網 大山深處看農家
長治縣新聞網 騎著車子回縣城
長治縣新聞網 “中華奇灣”看黃花
長治縣新聞網 峽谷遇險
長治縣新聞網 黎城霞莊行
山西· 上黨區融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: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
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關鍵字:
           
 
中彩网江苏老快3 广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挣钱 佳永配资全国前三配资 甘肃快三带跨度走势图 网宿科技股票分析 北京28有没有官网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一定牛 快乐双彩牛材网 极速时时彩规则 幸运28走势